分享到:
电话:0371-61318821
助力企业快速实现 "互联网+" 计划

官方微信

郑州星云互联新闻中心,郑州星云互联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当你选择创业这条路后,无论是处在为企业进一步扩大规模、提高效益而左右犯难的进阶阶段,还是仍处于努力寻找产品和市场匹配度的初级阶段,困惑都将是生命里的常客。但相较来说,大部分处于种子融资阶段的初创企业往往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有经验的投资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以下是红杉投资人George Robson、Stephanie Zhan、Bogomil Balkansky、Shaun Maguire、Konstantine Buhler、Josephine Chen分享的观点。

● 和早期创始人合作都有哪些好处?

● 你对哪些领域感兴趣,或者你认为可以在哪些方面进行创新?

● 你认为早期创始人身上应具备哪些品质?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想法或思路?

● 在跟红杉谈合作时,早期创始人都能够获得怎样的体验?

● 如果给早期创始人提一条建议,你会说什么?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George Robson:人们说,要一个村庄才能养活一个孩子,对于公司来说,这个道理通常也适用。在早期阶段,你得从零开始,克服重重困难——在这期间,对于营销市场、工作方式和团队管理方面的难题,你得快速作出反应。我喜欢向早期创始人进行提问、挑战,并向他们提供支持和鼓励。

Stephanie Zhan:对我来说,成为第一个相信你、第一个支持你的人,在别人都不认可你的想法时给你加油打气的人,是创业之路上最有意义、最具成就感的事。在早期阶段,你努力寻找产品-市场匹配度,刚刚开始雇一两个人,这正是最具挑战性和最没有方向感的时候,也是最有意思的时候。帮你找到第一个客户,拓展你的业务范围,招募第一个团队成员,或设计产品路线图,以后你会不断的回味这个阶段的经历。

Bogomil Balkansky:在加入红杉前,我的主要工作是做产品。我喜欢“从0到1”的经历——构思、确定初始设计、见到第一位成交的客户。和早期创始人合作能让我重温这个阶段的光辉时刻。

Shaun Maguire:我自己曾经就是一名创业者,我喜欢尽可能多的参与到创业工作之中。最初的错误通常也是代价最高的,所以我们的见解来之不易,通过分享,可以让创始人避免犯下大错。不论是关键岗位招聘、开发早期客户,还是就产品提供建议,我们合作得越早,帮助就越大。

Josephine Chen:我喜欢在早期阶段就开展合作,因为我可以和创始人一起共谋未来,同时解决日常运营中的问题,为今后的发展打下基础。实现这些梦想需要十年或更长时间,我希望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

Konstantine Buhler:我喜欢冒险,创业就是一次冒险。相互信任、从无到有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感觉就好像在跟世界比试一样。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George Robson:分散式融资将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者和企业对融资服务的需求,并第一次让资金真正实现程序化、全球化。同时,千禧一代和互联网世代的金钱观已与父辈不同,在住房和教育资金方面也承担着不一样的压力。我认为现在有机会开发新一代相关的产品,来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

Stephanie Zhan:有太多了!在企业方面,新的工作方式正在催生各种各样的合作工具和新的业务合作基础设施,另外,随着很多公司开始应用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人们也正在改造升级一大批新兴软件。在客户方面,人们可以通过新的方式进行在线沟通、娱乐和分享。最后,一整代数字原住民已经步入了生活新阶段,这也为从商务到旅游、家政、宠物等各个领域创造了新的发展机遇。

Bogomil Balkansky:我在基础设施和开放资源方面花了大量时间,尤其是开发者平台、开发运营、可观测性和数据基础设施。当前,人们正对这些领域重新进行定义,开发者要对之前主要由下游运营和信息团队负责的工作承担更多的责任。

Shaun Maguire:不论什么领域,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创新产品类别的机会——就是那些以大市场为目标、对于该怎么做和为什么现在需要这么做独具慧眼的创始人。

Josephine Chen:我喜欢结识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科学交叉领域的创业者;最初操作系统就是基因组。另外,我认为金融科技在垂直SaaS解决方案上的应用会在未来十年内得到普及,在此基础上的创新将帮助企业创造新的收入来源,与之前难以触及的客户建立联系,比如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

Konstantine Buhler:人工智能、SaaS和保险科技都可以从良性数据循环中获益——更多数据的加入可以让这些技术增值。如果不去看分类的话,我最喜欢的事就是让客户开心,我喜欢得到客户的喜爱。如果你有一个好主意,能让一位客户很开心,当然最好是能让很多客户都非常开心,那这就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George Robson:自我意识。在创业初期,创业者会遇到很多未知因素:你的目标客户是谁、先开发哪种产品、下一步该雇佣哪些人、怎样定价。创始人的工作就是召集起最优秀的团队,为他们赋能,带领团队找到问题的答案。作为运营者,当你了解自己的工作方式,知道市场都有哪些优势和劣势,你就会变得更加灵活,适应力就更强,也能更好的进行决策。

Stephanie Zhan:我们希望看到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想法。为此,创业者需要一支独具慧眼的团队,以及我们所说的新品类创造者,意思是能够重新定义市场并创造、推广新产品的人。

Bogomil Balkansky:逆向思维洞察力。大部分好想法在普遍被人们接受之前都曾经引发争议。

Shaun Maguire:创始人形形色色,各不相同。在创新产品类别方面,我发现行业专家或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最有干劲。最重要的是,我们非常看重思维的清晰性。

Josephine Chen:我的理想团队里,既要有思考者,也要有创造者,他们对大市场有着独到的见解。如果创始人能够充分了解问题所在,并能够说清楚该怎么解决问题,那么和这样的人谈话我会非常兴奋。没什么比一切都合拍的感觉更棒了,这种谈话能给我带来强烈的快感,我有好几次熬夜做调研,就是希望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目标。

Konstantine Buhler:这或许听起来老掉牙了,但我一定要看到一个人的勇气、智慧和道德感。只有坚韧不拔才能获得胜利,只有足够聪明才能从迷雾中辨识方向,另外还得为人诚实。如果这样的一个人还信奉客户至上,那就完美了。创业的乐趣在于服务他人,我理想的创始人必须真的想要改善人们的生活。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George Robson:共鸣。我们对创业之路怀有深深的敬意,我们认为创业精神能够极大的推动变革。我们希望自己也能像创业者一样,对正在研究的问题那么感兴趣,希望创业者能带我们一起构思和设想。

Stephanie Zhan:我们对于创业者本人、你的想法、你在解决的问题以及它的意义都很感兴趣。我们也自称为合伙人,而不是投资人,因为我们是把自己当作创业合伙人来看的,我们会和他们一起走过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经历各种起起伏伏。

Bogomil Balkansky:我们会问很多试探性问题,问这些问题的原因是我们真心希望了解创业者的思维方式,知道你的兴趣点所在,并理解你的想法。

Shaun Maguire:我们往往会直接反馈我们的意见,我们非常关注市场:它的规模、动态以及对时间节奏的把控。

Josephine Chen:投入的、建设性的交流。我们会不断向创业者提问,目的并不是想打击你,而是真心想要进一步了解你是怎么想的、你都需要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这么做。

Konstantine Buhler:诚实、好点子和趣味性。人生匆匆,我觉得每次互动都应该有意思才是。这一点我一定要做到。

投资人给早期创业者的建议:去做大计划,心存高远,取法于上

George Robson:企业文化越早成形越好。文化是一切决策的基础,它决定了你会雇佣、留任和提拔什么样的人;怎样进行决策;没人看见时会发生什么。公司就是大量决策之后的成果,而文化是帮助你进行决策的重要工具。

Stephanie Zhan:别想太多,去做吧!我们希望见到你,希望开始了解你。我们明白,这需要时间,我们非常希望开始对话。

Bogomil Balkansky:融资的最佳时间……就是你不需要融资的时候。意思是说,你应该在需要融资之前早早就开始组建你所需要的关系网。请把你与红杉的最初的对话看作是一段关系的开始,而不是一锤子买卖。我们的关系越早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你的帮助就越大,我们与你合作的可能性就越高。在你不急需资金的时候,这些做起来会更容易。

Shaun Maguire:激励匹配效应就是一切,使所有利益相关方的目标协调一致非常重要,包括你的联合创始人、员工、客户和投资人。在创始人所有权比例、产品定价和员工公平待遇等问题上做到协调一致极其重要,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Josephine Chen:越早和我们沟通越好。我最喜欢的就是讨论观点,反复沟通。

我想分享美国建筑师丹尼尔·伯纳姆的一句话:“别做小计划;小计划不能让人感到满足,最终可能也无法实现。做大计划吧,心存高远,取法于上,记住,一个宏大的、富有逻辑性的方案一旦产生,就不会消亡。在我们离开很长时间以后,它终将鲜活起来,不断发展壮大。

转载自网络 不用于商业宣传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删。

www.xyhlrj.com

作者: 时间:2021-03-25 阅读:6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