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话:0371-61318821
助力企业快速实现 "互联网+" 计划

官方微信

郑州星云互联新闻中心,郑州星云互联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如何发现那些你真正能控制的事情

古罗马喜剧家普罗图斯曾经说过,“能主宰自己灵魂的人,将永远被称为征服者的征服者。”现实生活中不可控的事情太多,只有少数事情是我们真正能控制的,但也正是这些少数的事情使我们成为主宰自己灵魂的人。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试图控制一切,而是找到真正能控制的事情。

心理学家Maria Konnikova从一个对扑克一无所知的新手,最终成为世界级的职业牌手,在她的新书《最终极的虚张声势》(The Biggest Bluff)中,她把扑克当作一种方法,来研究人类是如何决策的,并指导我们利用自己真正能控制的事情来让世界变得更好。

本文是“沃顿知识在线”对Maria Konnikova的访谈。

如何发现那些你真正能控制的事情

Q:促使你写这本书的原因是什么?

Konnikova:从表面上看,这本书是关于扑克的,但实际上,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决策的运气和风险背后的本质,以及我们如何学会区分,什么是自己能控制的因素、什么是自己无法控制的。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心理学研究生时,研究的课题是控制的错觉。最初,我本来想研究的课题是自我控制,探究那些非常聪明的人是如何在有诸多不确定性的随机环境中做出决策的。但后来我发现,实际上,当一个人处于一个有很多他们无法控制的变量的环境中,由于他们习惯了控制自己的生活,习惯了在生活中做出良性决策,以至于他们会产生控制的错觉,认为自己比实际更有能动性。

为了探寻控制错觉的本质,我开始大量阅读。我从The Theory of Games中得到了扑克牌的灵感。“扑克牌就是人类决策的完美模型”,它是一种非充足信息的游戏,有些事情我知道,你不知道。有些事情你知道,我不知道。然后彼此就会试着绞尽脑汁地想,“你觉得我知道多少你所知道的”,以及“我觉得你知道多少我知道的”,这种一直重复不断的猜测就是博弈。

绞尽脑汁的猜测过程就是扑克的魅力所在,它不单只是数学的博弈,更是人的博弈、目的和意图的博弈,也是一场读心术和信息的比拼。所以你会问,那要怎样才能获得信息上的优势呢?

于是我开始尝试玩扑克牌,钻进这个博弈的游戏里,把它当成某种实验——一种探寻所有这些问题的实验,并看看扑克能否让我发现自己控制能力的极限,教会我应该关注什么,又应该对什么放手。

Q:心理学家的身份对你研究扑克牌有什么帮助?

Konnikova:心理学首先给了我一个理论的词汇库,让我知道怎么用语言把这些体验表达出来,从而更好地自省。我深信,只有当你能用语言表达的时候,你才会真的意识到正在发生的是什么。准确的词汇能帮你准确地识别自己的情绪,这是其他方式无法做到的。

我在书中引用了我最喜欢的一位诗人W.H. Auden的话,“语言是思想之母,不是思想的女仆。”我坚信这一点。不是说你先有了思想,然后再试图用文字来表达它们。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心理学家,研究了许多理论,并且能够在自己和其他牌手身上发现并表达出这一点,对我十分有帮助。

不过要说清楚的是,理论有时也会失效。我有时候边打牌边想,“天啊,我现在的想法不就是典型的赌徒谬误(gambler’s fallacy,认为曾发生了多次的事,接下来不太可能发生;或者认为由于某事很久没发生,因此接下来很可能会发生)吗?”懂得理论并不意味着就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或者能够克服人性的弱点。

Q:你觉得要成为一名好的扑克牌手,哪些研究是最有用的?

Konnikova:在研究生早期,我的导师曾向我介绍过Julian Rotter关于控制点(locus of control)的研究,他说:“这是一个经常被人遗忘的理论家。大部分人都不会去看他早期的论文,但这可是一切研究里最根本的概念。”控制点理论的核心本质其实就是我这本书的内容——人的内部控制点和外部控制点。

我意识到内外控制点其实是可以并行不悖的,而一个人在面对积极事件与消极事件时使用哪种控制点归因其实可以反映出很多东西。例如,有些人会用外部控制点归因好事,他们会说:“不不不,原因不在我,我只是幸运而已。”有些人则用内部控制点归因所有坏事,他们会说:“是的,是我的错。”这些人则会更容易抑郁。

如果你能在牌桌上发现这些,发现人们的心态情绪是怎么变化的,你就可以试着开始判断这个认为自己掌控着一切,还是认为游戏掌控着一切?你可以观察他们是在说“我手气太差了吧,”还是在说“这牌被我打得太烂了。”你就能发现他们背后的决策出发点。我认为关于控制点及其背后表现出的决策倾向,是扑克牌研究中不可或缺的。

Q:你提到把这本书献给已故的导师,你认为这本书里他最感兴趣的会是什么?

Konnikova:我们曾聊过扑克,也聊过我正在做的研究,他对此非常兴奋。通过扑克,我找到了很多曾研究过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人们学会了用正确的方式打牌,就可以克服很多我们发现的那些认知偏误。你可以解决大多数情况下的控制错觉,可以让人们更多地意识到随机性的存在,可以让人们更好地审视自己的决策过程,并将自己从结果中剥离出来。而这些都是我们曾经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一定会对此非常感兴趣。

Q:以你的经验,对其他试图进入传统男性工作领域的女性有什么建议吗?

Konnikova:没有读过这本书的人可能不知道,职业扑克牌手中97%是男性,性别比例非常失衡。我也曾在其他男性占主导地位的领域工作过,我在电视台工作时也是如此。性别比例失衡虽然常常被认为对女性很不友好,但我觉得它最终成为了我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我总是试着去弄清楚对方玩家是如何看待女性的,我可以利用他们的偏见,利用他们会低估女性这件事来对付他们。如果他们觉得女性不会虚张声势,那我就偏要虚张声势,因为他们的认知里会觉得,“她肯定很厉害。她肯定是非常自信才会这样,因为女性是不会虚张声势的。”

我也会观察那些强势的人、赢了的人是怎么做的,从他们那学习经验。要意识到其实他们也并不总是能有好的手气,他们不可能一直拿到好牌,但是怎么保持自己的自信的呢?他们是怎么让别人相信他们拿的是很好的牌的呢?

表现出自信也是比拼的一部分。没有人知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牌,没有人知道你有什么秘密武器,也没有人知道你愿意和不愿意失去什么。虚张声势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人们会看到这种自信,它会让你看起来更够格。

Q:如果读者读完你的书,只记得一件事情的话,你希望他们记住的是什么?

Konnikova:我会希望他们记住我们这场谈话一开始的时候说的:关注你能控制的事情。生活中有太多我们没办法掌握的事情了,这是很正常的,所以要学会放手,并专注于你真正能掌控的东西。

我真正能掌控的是什么呢?我能掌控我的决定,我能掌控我对别人的反应,我能掌控我的心理认知架构,我能掌控我的人际关系,我能掌控我做的事情。

我无法掌控别人,我无法掌控世界。所以能力有限的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世界尽可能变得更好呢?

专注于自身。它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能使很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物最大化。意识到你的能动性是有限的同时,也要知道它并不意味着你应该放弃尝试或者放弃做任何决定,这件事情传递出的是积极的讯号,而不是消极的。

转载自网络 不用于商业宣传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删。

www.xyhlrj.com

作者: 时间:2021-04-09 阅读:133 分享到: